© Mitsuuu
Powered by LOFTER

#1


雨水繁多的梅雨季连空气都变得湿漉漉起来,教团墙上的藤萝弯弯绕绕爬了满墙,连窗子都快被遮蔽,有双快活而明亮绿眼睛的少年趴在桌上伸手去够窗边的枝叶,坐在后头一直看书的老人立刻卷起书一下子拍在少年头上:“臭小子给我认真看书!”拉比转头做出呲牙咧嘴的表情:“老头子你下手就不能轻点!”话音刚落老人抬手又是一下:“叫师傅!”


拉比重新又乖乖趴回桌上,突如其来的风把雨水吹进房间沾湿了书页,他伸手挡了挡闷闷的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无聊日子,外面传来吊桥放下的铰链声,拉比偷偷往窗外探头,结束任务返回总部的探索部队长长的排成一列,再往后瞧果然就瞧见了神田优站在最后,皱着眉的样子很是不耐烦。


少年的绿眼睛里立刻又充满了快活的光芒。


那是三年前,也是冗长梦境的开端。


 


 


 


#2


呆在教团总部的日子总是很少很忙,对于驱魔师来说更是如此,拉比被催着恶补了一夜功课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出了门,捧着咖啡脚步踉跄的在走廊上晃悠,正巧遇见整装待发的神田。


“诶——阿优才刚回来一会儿啊,又是任务?“拉比凑上去用惯常的调子拖长了向对方撒娇,神田眼都不抬继续往地下水道走,他也就亦步亦趋跟上,丝毫不减兴致的继续碎碎念,长发少年终于忍不住狠狠瞪他一眼:”闭嘴!“


于是拉比乖乖的闭了嘴,两人静静地往教团下层走去,初露的晨光渐渐被阻隔,只有回廊上昏黄黯淡的灯光打下来,拉比想要是即将到来的不是分别而是晨起散步该多好。


和喜欢的人一起漫无目的的走一走,和喜欢的阿优一起。即使一句话都不说,也挺不错。


 


 


 


#3


话毕,就像报应似的,神田手腕上的木质念珠啪地断开,圆润的小珠子蹦蹦哒哒的滚了一地。


拉比急忙蹲下身去帮他一块儿捡,把一捧珠子放进神田掌心里:“阿优你点点,有没有少?“


他记得神田身上唯一戴着的饰品就是这串念珠,一定是他很宝贝的东西。


对方埋头认真的数数,薄黄的灯光打在他的长发上泛起一层好看的光晕,神田有些挫败的盯着掌心里的珠子:“少了一颗。“


“我找找——“拉比又要开始找,通道的尽头传来侦察员的催促声,神田拉他站起来,轻轻叹口气:”算了。“


长发少年惋惜的表情被拉比尽收眼底,他还是点点头习惯性的叮嘱一声早点回来,然后呆呆的站在岸边看着神田上船。


船开动的前一刻拉比突然醒过神来似的,摘下一只耳环冲神田奋力丢过去:“阿优,纪念品!“


小小的银制圆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入暗里,光线和距离让拉比看不起神田是否有接收到,直到船已开出去好远,拉比才愣愣的不知朝谁点点头。


绿眼睛少年摊开手掌,手心里一枚小小的木质念珠因为沾了汗水而微微闪着光,那是他故意藏起来的最后一枚。


欣喜与心虚掺杂在一起,拉比跑回房间翻箱倒柜才找出一根细绳,珍而重之的把念珠串上然后藏在脖颈间。


这是用来念佛的珠子。他想,那么就对它许个愿吧。


请让他平平安安的回来。


 


 


#4


神田被装在刻有白蔷薇十字架的简易棺木里送回教团,那天难得没下雨,可是天气阴冷地让拉比觉得牙齿都在打颤。


考姆伊揭开棺盖致礼,拉比也凑上去俯身望着躺在狭小空间里的恋人,神田的样子安静又妥帖,长发像往常一样打理的一丝不苟,穿着崭新的团服,除了脸上未愈的伤口之外整个人显得格外祥和。


大厅里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哭声,拉比觉得有点茫然,反而冲安慰他的战友们笑了笑然后恭谨严肃的冲神田鞠了个躬。他想,神果然是没能保护好他心爱的人。


半夜里突然惊醒过来,拉比用力握了握胸前挂着的珠子,想起停放在大厅中等待第二天下葬的棺木,心“突突“地跳的厉害。


拉比轻手轻脚地去了大厅,巨大的顶灯光芒已经有些发暗了,他在无数相同的棺木中找到属于神田的那一具,轻轻打开盖子,恋人苍白安静的样子跳入视线,他突然打了个寒颤,手哆哆嗦嗦的伸过去探了探神田的侧颈。


冰冷又僵硬,阿优真的死掉了。


定论一旦形成,心突然就平静下来,拉比感觉到自己浑浑噩噩的脑子终于开始正常运转,他朝棺木探身,抚了抚神田的长发,开始帮他把已经整理的无比稳妥的衣装又理了理。


他们曾经无数次的拥抱,也有过寥寥数次的亲吻,少年嘴唇柔软干燥,表情害羞又惶惑不安,拉比认真又贪婪的嗅着对方身上温软的气息总是没由来地安心安意。


手指移到衣领下方时触到了金属的硬质冰凉,拉比看见神田脖子间用线系着一枚小小的银环,是那日分别时的纪念品。


原来接到了,真好。


愣了几秒后他用手拍拍脑袋,露出傻气的笑容,眼泪不受控制的砸了下来。


师傅总说“书翁是没有‘心’的,你要记着。“


书翁没有‘心’。


书翁没有‘心’。


可是他没法欺骗自己的心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…翻出来高中还是啥时候写的一点RK…那个时期其实写了很多卡鸣师徒向和小白&乱菊姐姐的…暧昧向??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


现在更加语死早了,文字表达和绘画一样都是需要不断坚持练习的东西啊【笑cry

评论
热度 ( 3 )
TOP